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50块钱的调教
50块钱的调教

50块钱的调教




在我上高三那年,一次放学做值日,看到教室最后一排一个叫许强的同学课桌下面有一张面值50的纸币,那时候,50元还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可以买好多女孩子一直向往的东西,看看四周没人,我一时贪心,就拾了起来,想自己留着买点东西,可就在这时候许强和他的同党李山进来了,手忙脚乱的我一着急,把那张纸币塞进自己贴身的乳罩里,许强当时是我们班上条件很优越的学生,高个子,帅气,是学校队的篮球中锋,我一直暗暗喜欢着许强,只是碍于女生的矜持,没有表达过,许强走近我,问我刚才在藏什么东西,心里正发虚的我一下子哆嗦起来,嗫嚅了半天说不出话来,这时候,李山从后面拦住不断后退的我,猛地一下拦腰抱住我从未被异性侵犯过的身体,许强按住我不断挣扎的手臂,一把撕开我的白衬衣,露出已经发育的很诱人的一对被乳罩包裹着的嫩乳,在我不断扭动中,那张可恨的纸币的一角清晰地露了出来,看到这,我低下头,放弃了挣扎,许强突然用他掌握篮球的大手掌一下覆盖在我的乳房上!开始揉搓我从未接触过异性的咪咪,当时就感觉被触电一样,浑身都麻了,我央求他们饶了我,他们解开我的乳罩,又不由分说的扒下我裙子里面的小内裤,说是逼着我写下“我是一个可耻的小偷,偷拿了许强的五十元钱的纸条,然后他们让我去操场后面那个体育器械室,说去了那里再把我的乳罩和小内裤还给我,许强是学校的篮球主力,他有那里的钥匙,还说如果不去,他们就把纸条交给校办室,当时偷窃是很丢人的事情,会被通报开除的,我明白我去了会被他们凌辱,可不去——思前想后,也只好乖乖地按他们说的,我整理好被他们弄得凌乱的校服,整理完教室,强装着若无其事的走到操场,看看没有人,我快步走到器械室,门虚掩着,我刚一推门,一只大手一把把我拽了进来!紧接着门被反锁了,借着里面昏暗的光线,我看见拉着我胳膊的许强狰狞的笑着,李山则拿着一根跳绳向我走近,我想喊,看到许强手里晃动的纸条,马上识趣的没有喊出来,许强命令我把衣服都脱光,说要检查一下我有没有偷他别的东西,我挣扎几下,怕他们撕坏我的衣服,只好被他们扒光了所以衣服,浑身赤裸不知所措的傻站着,李山则冷笑着说你个不要脸的小偷,为了怕你逃跑,我们得把你先捆起来,说着许强把我的手臂反拧到背后,我本来就喜欢他,他一接触我的身体,我的身子就不争气的浑身无力,就这样我顺从的让许强把我捆了个结结实实。

  他捆绑我的时候,手不老实的揉搓我的乳房,那种感觉让情窦初开的我无法拒绝,就这样我被他们捆绑着,他们让我跪在一个跳高用的垫子上,屁股撅的高高的,他们一面打我的屁股,一面摸我身体的敏感部位,甚至扒开我已经长满耻毛的阴部,许强粗糙的大手有力的摩擦我的阴唇,那里可是从来没有被异性触碰过的禁地啊,尽管我做过些朦胧的关于许强的春梦,多少也知道点男女的事情,可毕竟我还是未经人事的处女啊。

  许强他们平时常常看淫秽书刊和录像,还常常调戏班里漂亮的女生,这些早已不是新闻了,可没想到一时的贪心,让我陷入这难堪的境地!我又悔又恨,可敏感的身体却在两个雄性荷尔蒙勃发的男孩面前不争气的表现出春心萌动的羞耻姿态,未经人事的乳蕾居然被刺激的硬了起来,下面还在许强的刺激下分泌出羞人的透明液体,李山也凑过来,两张好奇的脸低低的挤在我的私处,紧紧盯着我的湿漉漉的阴部,“你还真是个不要脸的女生哎!偷钱不说,还这么骚,居然流水了!你说让我们怎么惩罚你?干脆让我们把你搞了算了!我们还没玩过女人呢!”

  我被吓得直哆嗦,那个年代,失贞是很可耻的事情,尤其是被两个男人——可能他们也胆小,到一边商量了一下,走回正在哭泣的我跟前,说:我们念你是初次,就不告诉校长了,搞你这个小偷,我们觉得丢人,但是我们得玩玩你才能放你走,你说呢?我哪里敢拒绝,只好答应,就这样他们揉搓我的奶子,扣摸我的屁眼,摸我的阴蒂、阴唇,还好没有破我的身子,他们挺着不大的阴茎,在我身上磨蹭,一会就射了我一屁股,脏兮兮的,恶心极了,射过精之后,他们解开了我,命令我每周值日时候都要到这里接受他们的玩弄,否则——后来的一段日子,我不断在那间屋子被他们玩弄,揉搓,我的乳房变得更加结实坚挺,臀部也更像个女人,他们每次都捆绑我,让我跪着、撅着,像日本小说里的奴隶一样伺候他们,后来,我一见到绳子,身体就会起反应,好几次他们差点控制不住把我搞了,我内心也常常想被他们搞了算了,最恶心的是那一次,他们逼我给他们舔鸡巴,我说什么不肯,他们捏着我的嘴,把他们浓浓的精液硬灌进我的嘴里!无知的我以为自己会怀孕,吓得不安了很久,从那时起我就对精液开始敏感,见到那粘粘的白色的液体就犯呕,如此几次,他们见我这样就厌倦了,最后那次,他们说为了让我长点记性,要给我留点纪念,许强——那个我一直喜欢的男人拿着点燃的烟头,在我会阴部位烙上了那个让我耻辱的疤痕!后来学校来了一个特别漂亮的女生,他的注意力被那个女生吸引了,我才脱离了他的魔爪。

  从那时起,我对异性有了排斥心理,直到结婚,没有和任何男人有过肉体接触。

  ..........................